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产业新闻播报全国总会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地方分会:
西安市
铜川市
宝鸡市
咸阳市
渭南市
汉中市
安康市
商洛市
延安市
榆林市
兴平市
韩城市
华阴市
热门TAG标签:  魅力陕西   文化产业   全国总会   文化  书画

眉县:排水费用兑付不到位 村民葡萄园损失七十万

来源:陕西新闻网 作者:辛超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7-23
摘要:再过半个来月,就到了葡萄成熟上市的季节了,但眉县常兴镇的葡萄种植大户孙军平却遇到了一件伤心事。自家几十亩的葡萄园遭遇了水淹毁坏,收成无几。在孙军平看来,自己的遭遇是人为原因导致的,但他在维权讨要说法时却碰了一鼻子的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再过半个来月,就到了葡萄成熟上市的季节了,但眉县常兴镇的葡萄种植大户孙军平却遇到了一件伤心事。自家几十亩的葡萄园遭遇了水淹毁坏,收成无几。在孙军平看来,自己的遭遇是人为原因导致的,但他在维权讨要说法时却碰了一鼻子的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几十亩葡萄园被水淹毁坏

    村民讨说法碰了一鼻子灰

    位于西宝高速公路眉县常兴段北侧的这片地就是孙军平的葡萄园,看着眼前倒伏的近50亩即将成熟的葡萄,孙军平欲哭无泪。

    眉县常兴镇葡萄园种植户孙军平:再有15天时间,我就可以采收、可以出售了,到现在一场雨,我所有的投资都付之东流了。

    孙军平栽种葡萄有十几年经验。2013年,常兴镇在西宝高速公路附近的尧柳村建起了现代农业园区。为了带动农业产业发展,镇干部把他从横渠镇邀请过来。当年,孙军平便在尧柳村流转了100多亩地,建起了葡萄园。但让孙军平没有想到的是,今年6月23号,当地突降暴雨,从西宝高速排水渠里排下的雨水,流入高速公路边的蒸发池后,又溢了出来,直接冲毁了葡萄园。对此,孙军平认为,葡萄园之所以会被水淹,高速公路方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眉县常兴镇葡萄园种植户孙军平:我这一片地里总共有两个排水池,这两个排水池是原来四车道时候的排水池,到这次增加成八车道的时候,它的排水池就没有增加。

    记者看到,在孙军平的葡萄园东西两头,有西宝高速路管理部门建造的两个用来收集路面雨水的蒸发池。孙军平说,这两个蒸发池太小,平常下小雨,用不了两个小时就被雨水蓄满了。2014年初,孙军平刚把土地流转到手时,这片地就被高速公路排下的雨水淹过一次。当时他就找高速公路的建设单位协调过一回。

    眉县常兴镇葡萄园种植户孙军平:那一年,我也是找上找下找不到人,最后高速路下来人和我们眉县当地乡政府来给我处理。那天中午,我在那参加他们的协调会,基本上达成协议说给我赔偿,最后到时间给我说,你不用去了,这个赔偿我们领导一说就行了。

    孙军平说, 当时西宝高速公路还在改扩建期间,所以县交通局牵头成立过一个高速公路建设领导小组协调办公室的临时机构,由这个机构专门协调处理高速路改扩建期间眉县段遇到的各种纠纷。孙军平说那次县上协调后,他并不知结果如何,这件事最后也不了了之了。但为了防止以后再被水淹,孙军平自己就想了些办法。

    眉县常兴镇葡萄园种植户孙军平:就是下了雨以后,他们那的水出来以后,先顺着水沟先排到我的地的西头,然后西头有个引渭渠,我自己拿水泵把水抽到引渭渠里。

    然而,6月23号那场大雨太大,水泵抽水也来不及,结果高速路上排下来的水还是把他的葡萄园给冲毁了。孙军平算了一笔账,他说今年他1亩地能产4000斤葡萄,按每斤葡萄两块五毛钱的批发价算,50亩地满打满算大概有50万元的损失,如果再算上被毁的藤架设施和前两年的投资,这次水淹造成的损失少说也有七八十万块钱,由于损失太大,被淹后他第一时间去了常兴镇政府,希望政府出面维护他的利益。

    眉县常兴镇副镇长王小龙:对于我们这儿来说农业局,因为这属于农业的产业。交通局,因为这个水是从高速路服务区排出来的,跟这些单位进行衔接,看想办法把这些事情能不能处理。

    除了跑镇政府和县农业局、交通局寻求帮助外,孙军平还多次到高速公路建设部门讨要说法,但让他无奈的是,没有哪个部门能给他一个负责任的说法。7月4号,在葡萄园被淹十天后,孙军平终于见到了西宝高速改扩建项目管理处的工作人员。但随后,高速公路建设方拿出的一份协议让他感到事情的处理变得更加复杂起来了。

排水费用兑付不到位 村民葡萄园损失近七十万

    西宝高速公路改扩建项目管理处工程管理科科长田军:至于今年发生这个事情,按照我们当时2014年签订的合同协议,跟我们没有关系,是由县协调办来处理。

    高速公路建设单位出具的协议,正是2014年孙军平的葡萄园地被高速路排水淹后的赔偿解决方案。这份2014年9月29号签订的协议显示:甲方是眉县政府协调办,乙方是西宝高速改扩建管理处,协议中明确显示,对2014年“水淹经济作物一次性赔偿6.5万元,”对“用于解决排水问题的费用一次性补偿1.6万元”,两项补偿总计8.1万元。但是面对眼前这份协议,孙军平却压根就没见过。

    记者:这个协议你见过没有?

    孙军平:这个协议我今天第一次才见到的。

    随后,记者找到了眉县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刘军良,了解协议赔偿款的去向以及事情当时处理的情况。2014年,他参与了这份协议签字。

    眉县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刘军良:2014年也发生过类似情况,种植户反映以后咱现场去看了以后,和常兴镇、和高速集团都联系,给孙军平给了经济补偿,具体落实工作由常兴镇人民政府去落实。

    对今年葡萄园再次被淹,交通局认为这和高速公路的设计建设有一定的关系,他们将出面协调。但对2014年孙军平葡萄园被淹的后续处理问题,交通局说这是由镇政府落实的。随后,记者再次来到常兴镇政府。

    眉县常兴镇副镇长王小龙:当时这个费用包括几个部分,第一个就是对他的葡萄苗进行赔偿。再一方面的话,就是大棚的修建镇上给了支持,然后一部分赔偿款用于建大棚支持费用,这个当时给赔付了3万块钱。

    在常兴镇记者见到了孙军平当年签字领钱的领条。镇干部解释说当时之所以给孙军平赔了3万块钱,原因是在其中扣除了一部分孙军平租赁镇上大棚的费用。对于协议中1.6万元用于解决排水问题的一次性补偿,镇干部承认没有兑付到位。对此,孙军平认为,如果镇政府2014年按照协议,将解决排水问题的费用兑付到位,修建好排水设施,也不会造成葡萄园今年这么大的损失。

    眉县常兴镇葡萄园农场场主孙军平:作为一个农村人投资这么大,到现在我一切都付之东流,哪个领导都没来管这个事。

    葡萄园被雨水冲毁,这看似天灾的背后却折射着相关部门责任心的问题。如果常兴镇政府当初能按照协议补偿到位,将公路边的排水设施建设好,防患于未然,种植户的利益也不至于受到这么大的损害。日前,在媒体的关注下,高速公路建设方和当地政府部门就相关的赔偿达成了初步意向,我们期待这件事情能有一个妥善的处理结果。